<div id="shygy"><s id="shygy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shygy"><ins id="shygy"></ins></li>
    <tr id="shygy"><video id="shygy"></video></tr>
    <dl id="shygy"></dl>
    <menuitem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menuitem>
    <sup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sup>
  • 頂點小說 > 武道仙農 > 第二十一章 背后的眼睛

    第二十一章 背后的眼睛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種從靈魂深處浮現出來的恐懼,瞬間覆蓋上明月的心頭。這一刻明月才意識到巷子里的冰冷是從何而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正想拔腿就跑,但剎那間,體內的內力瘋狂的流轉,瞬間仿佛溫暖的泉水一般流淌過四肢百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寒意被驅除,恐懼也瞬間消散了一大半。雖然這個世界有妖魔鬼怪,但并非可以毫無限制的加害于人。再加上體內的暖流讓明月有了一絲底氣,他再一次點燃了火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身為一個武者,不能因為莫名的恐懼而拔腿就跑。那是膽怯,懦弱,絕對不是一個武者應有的氣度。就算是遇到鬼,那也該表現出對鬼物揮刀的勇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火光再一次的亮起,這一次,明月又看清了這一雙幽藍的眼眸。慶幸的是,這不是鬼的凝視。但又恐懼的是,那是一個死人。一具靠著墻壁,瞪著不甘的眼睛死亡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明月看清了尸體的面容,這人名叫谷開,是仙臺府有名的浪蕩子。家有薄財,也頗有才華。但為人讓明月極為不齒,他喜歡仗著自己的才學和家財肆意的勾搭良家婦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手段高明,很多原本美滿的家庭因為他而破碎。但這家伙是個提起褲子不認人的貨,很多女子被他辜負之后無顏存活于世而自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,因為茍且之時雙方都是自愿,官府也拿他沒辦法。但想不到,他竟然死在了這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順著火光,向下移動。頓時,眼前的一幕又將明月嚇得差點將火舌拋去。谷開的胸膛衣襟大開,而整個胸膛也是大開。胸膛之中,空空如也,腹腔之中的內臟皆被掏去。鮮血早已流盡,尸體也早已冰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明月的眼神瞬間化為冰寒,同樣的案件已經生了不下于十起。兇手手法詭異,手段殘忍又毫無線索。官府遲遲未能破案搞的仙臺府人心惶惶人人自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難道真的是……林思思?可是……怎么可能呢?思思從小體弱多病,就在半個月前都差點病死……怎么可能是她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瞬間,明月晃了晃腦袋,“也對,方才看到的背影僅僅像是思思,可是……女人背影相像的很多……而且,女人打扮的未必就是女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長長的吐了一口氣,明月果斷的轉身向巷子外走去。也許等天亮之后,這里會再次被現,然后給仙臺府再造一起謎案。如今府衙的壓力這么大,要是自己留下了什么線索,保不準會被牽連,還是盡快離開當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巷子原本很短,但明月卻感覺如此的漫長。周圍的寒意,仿佛是一雙無形的大手要把明月往巷子深處推。那種力量無形無質,好像能作用在靈魂之上一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瘋狂的運轉內力,抵御著這一股詭異的力量。終于,巷子口的光芒越來越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當一步踏出巷子的瞬間,仿佛撕開了一張保鮮膜一般,那種破土而出的感覺如此的真實。一步天堂,一瞬間,周圍的寒意消失不見,整個世界突然間變得鮮明,溫暖,舒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覺,冷汗已經浸濕了后背,輕輕的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,明月有些心悸的回頭望著仿佛能吞噬萬物的漆黑巷子。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心再一次蒙上了濃濃的不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啪——”突然,一只手掌拍在了明月的肩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瞬間,明月的身體仿佛被點了穴道一般的僵直。那只手掌如此的無聲無息,似乎原本就該在明月的身后。但是,明月現在也是習武有成的高手,被人拍上肩膀了都沒現有人靠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明月的手輕輕的握上腰間,眼神中殺意迸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月哥哥,你在這做什么?”溫柔的聲音,仿佛溫暖的晚風吹進明月的耳中,明月的眼眸一凝,僵硬的轉過身,手卻依舊緊緊的握著刀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思思?你怎么……在這里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家里的幾個姨娘說要出來逛夜市……所以我陪著她們出來了啊!”林思思說著,眼睛看向街道對面。果然,對面的飾鋪子門口,四五個花枝招展的貴婦看向明月,臉上還掛著笑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林遠途和明修不同,林遠途生性風流,雖然和賈夫人情比金堅,但他依舊給自己納了幾房貌美的小妾。只不過幾個小妾都沒有給他生兒育女罷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剛剛才出門?”明月的眉頭微微一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剛剛從東邊逛過來……你在這做什么?巷子里有什么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……”明月連忙否認,眼神卻更加的迷惑迷茫。如果林思思剛剛才上街,那么剛才看到的那個……是誰?也許……真的只是背影相像吧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月哥哥……是不是上次游湖……掃了你的興了……”林思思突然低下頭,有些哀怨的問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啊!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月哥哥應該有心上人了吧?是那個妙音小姐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……我和妙音……只是普通朋友!”被林思思這么一問,明月突然有了種心虛的感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……其實……思思很喜歡月哥哥的……只是……思思嘴巴笨不知道怎么說……最近幾天……月哥哥也沒來看思思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聽著思思哀怨的話,明月的心突然有了一絲凌亂,“思思,最近我有點忙……所以……等過段時間……我一定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很忙么?哥哥也是這樣,最近哥哥不知道在做什么,早出晚歸的。而且就算回來之后也一個人把自己鎖在房間里,也不再和我說話了……月哥哥要遇到哥哥……替我問問他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月哥哥,陪我走走好么?思思很少出門,街上都有些不認識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著林思思如鄰家妹妹般純凈的語氣,明月心突然有些亂了。到底眼前的林思思,是不是真實的林思思。眼前的,和傳言中的,還有自己猜測的到底哪個是真的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有幾個姨娘陪著么?我家里有點事,先回去了……等改天,改天再陪你!”說著,明月也不顧林思思的失望眼神,自顧的轉身向街道的一頭大步的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每一步,明月都走得異常的小心。自始至終,右手都緊緊的握著刀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剛剛要放松下來,突然,明月的整個身體瞬間繃緊。因為那一瞬間,他感覺到有一道恐怖的視線正在冷冷的盯著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種恐怖,是從靈魂深處升起的,仿佛生物鏈之中本能的恐懼。注視自己的那一雙眼眸,是猛獸,是惡鬼,或是其他凡人無力抵抗的東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內力不住的流轉,握著刀柄的手掌之中蘊滿了手汗。明月幾次忍不住想要回頭,想要回頭看那一雙盯著自己的眼眸到底是什么東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明月不敢,因為他知道,一旦回頭,就是生死一瞬。他沒有把握,甚至無法想象身后的東西到底是什么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公子,好巧啊!”一聲呼喚出現在身邊,明月默默的頓住腳步,僵硬的偏過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一瞬間,身后的注視突然消失了,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明月回頭,盡眼的只是川流不息的人流車馬,沒有任何可疑的眼神。但是明月知道,自己武者的敏銳不會騙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公子,看哪里呢?在這呢……”那一聲呼喚再一次響起,明月這才望去,臉上擠出了一個勉強的笑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巧巧啊——”一輛馬車悠悠的停在明月的身邊,巧巧的笑臉伸出車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公子,你剛才在看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什么!巧巧,出門替你家小姐買東西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月,我也在!”這時,妙音的聲音從馬車中響起,“你這是要回去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明月心底頓時升起了疑慮。那個眼神,是因為妙音的到來而離開的么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正好,我也順路,送你一程吧!”妙音的聲音響起,很意外的邀請明月同坐。雖然這個時代的風氣比較開放,但男女之別還是有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是特別親密的人,不可能邀請同坐馬車。就算是未婚情侶,這種事都會避嫌。但是妙音竟然就這么邀請了,如此的自然仿佛早已習慣一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明月甚至沒有半點猶豫,應了一聲直接跳上馬車。在馬夫那近乎吃人的注視下,明月掀開了門簾進入了車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妙音和悄悄并排坐著,明月默默的坐在馬車的側邊。眼神依舊不住的向車門外瞅著,緊鎖的眉梢仿佛藏滿了心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妙音宛然一笑,溫柔的看著明月問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在此之前,我感覺有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我。可是……我卻怎么也找不到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應該過于敏感了,我從你身后過來,并沒有看到有誰盯著你!對了,今天我聽說你家里出事了……什么事?嚴重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大姐死了!”明月收回目光,看著妙音淡淡的說道,“三年前,大姐拜入鏡玄宗門下,這是她第一次回家省親。然后今天一早,莫名其妙的死在城西樹林之中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對不起,我不該問的……”妙音略帶歉意的說道,轉瞬間眼中又露出了疑惑,“看你的表情,似乎并不怎么傷心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有個姐姐,從小到大都欺負你。后來她遇到的意外死了,你會不會也會很傷心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一定拍手稱快,笑得很高興!”妙音狡黠的一笑,悠悠的說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至少……我沒笑!”

      http://www.0216526.com/books/20/20776/7354950.html


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0216526.com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lvsetxt.com
   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询结果
    <div id="shygy"><s id="shygy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shygy"><ins id="shygy"></ins></li>
    <tr id="shygy"><video id="shygy"></video></tr>
    <dl id="shygy"></dl>
    <menuitem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menuitem>
    <sup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sup>
  • <div id="shygy"><s id="shygy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shygy"><ins id="shygy"></ins></li>
    <tr id="shygy"><video id="shygy"></video></tr>
    <dl id="shygy"></dl>
    <menuitem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menuitem>
    <sup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sup>
  • 11选五每天几点开始 江苏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代购网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 腾讯五分彩如何看走势 广东时时平台开户 北京pk10开奖直播 群英会遗漏查询彩乐乐 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68期7星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