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shygy"><s id="shygy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shygy"><ins id="shygy"></ins></li>
    <tr id="shygy"><video id="shygy"></video></tr>
    <dl id="shygy"></dl>
    <menuitem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menuitem>
    <sup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sup>
  • 頂點小說 > 三界獨尊 > 第829章 孔雀大帝的心愿

    第829章 孔雀大帝的心愿

            面對孔雀大帝的一番心意,江塵自然沒有理由拒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從私人角度,江塵對孔雀大帝的為人和氣度,也是非常佩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更何況,這一戰已經不僅僅是關乎琉璃王城和丹火城之間的較量,更關乎他江塵個人的前途和命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,這一戰,江塵根本沒想過退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萬壽丹是他江塵的!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給丹火城,丹火城就絕對霸占不走。想霸占,就得問問他江塵答應不答應!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圣山秘境中,江塵再次見到了孔雀大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雖然離那巔峰的一戰,只剩下三天不到的時間,但是在孔雀大帝臉上,完全看不到大戰將至的那種緊迫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仿佛到了孔雀大帝這一步,已經沒有什么事可以讓他的情緒大起大落了。哪怕這一戰關系重大,關系到整個琉璃王城在丹道領域未來千年的走勢和氣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江塵,現在整個琉璃王城,恐怕只有你我二人,真正做到了心如止水啊。”孔雀大帝饒有深意地看了江塵一眼,笑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難道絲毫不為此戰擔憂?”江塵眨巴了一下眼睛,笑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擔憂的呢?”孔雀大帝反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摸了摸鼻子:“陛下就不怕我輸了這一戰,影響你孔雀圣山的氣運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灑脫一笑:“我能看氣運,又何懼氣運被影響?以我法眼觀之,這孔雀圣山的氣運,是呈現扶搖而上的勢頭。此戰,我幾乎看不到輸的可能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對我這么有信心?”江塵好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也是對自己更有信心么?”孔雀大帝呵呵笑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的確如孔雀大帝所說,江塵對于這一戰,真是做到了心如止水,毫無波瀾的境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自信,而是他壓根就沒有考慮過這件事的勝負問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對了,陛下,聽說丹火城的隊伍,已經入境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對,已經入住琉璃王城。我與丹極大帝,也已經朝過一面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江塵心中一動,“想必,那種局面一定很精彩吧?兩大巨頭大帝碰面,定然是火花四濺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笑了起來:“哪里來什么火花?到了我們這一步,明面上爭來爭去,私底下,卻絕不至于因為這么點事,就搞的劍拔弩張。小友,大帝強者除非生死利益,否則,不會輕易對抗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笑了笑,卻沒再說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倒是孔雀大帝,神目炯炯有光,望向江塵,忽然問道:“小友,你的身份,此戰之后,打算公開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卻沒想到,孔雀大帝會有此一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了片刻,江塵還是毅然搖頭:“我父親和同門都漂泊在外,我擔心身份公布,會對他不利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以江塵如今在琉璃王城的地位,公布身份或許會有些危險。但是此戰如果贏了丹火城,就算是不滅天都,也斷然不敢來撒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,江塵還是決定暫時不公開身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人或許沒有辦法來琉璃王城對付他,但卻可以暗中對付其他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試想一下,如果父親江楓聽到自己的名頭,或者丹乾宮的同門聽到自己名頭,必定會從四面八方來投靠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話,無疑就給這些勢力找到了下手的機會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寧愿暗中調查,也不愿意這樣大張旗鼓。萬一因此被敵人抓住機會,他必定后悔終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公開,隨時找我。我琉璃王城,會給你提供最高級別的庇佑,哪怕是不滅天都,也絕對不敢來撒野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的立場,倒是鮮明的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心下感動,不管怎樣,孔雀大帝對自己,還真是沒說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此恩,江塵銘感于心。此戰,我必定會為孔雀圣山留下萬壽丹,讓丹火城鎩羽而歸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也是給出了自己的態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哈哈大笑:“哈哈,當真是讓人期待。丹極大帝對我孔雀圣山的丹王,完全不屑一顧。事實上,我孔雀圣山的丹王,和他丹火城有一定差距。不過,這次,我覺得,算無遺策的丹極大帝,恐怕要在我孔雀圣山吃一次虧了。丹藥領域不敗神話的丹火城,這次恐怕也要折戟了。想想都令人期待啊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萬壽丹是我的,我沒有給丹火城,他們就別想強占。否則的話,他日見到我師尊他老人家,也是無顏面對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唉!令師到底是何等世外高人,區區十年,竟可以調教出這般天才。我在琉璃王城縱橫三千年,天才如過江之鯽,不知道見了多少,可是從未有一個年輕人,讓得老夫如此心動。小友,若不是令師之故,老夫真是強留也要強留你在琉璃王城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的語氣聽起來是開玩笑,但何嘗不是他的肺腑之言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以他觀察氣運的眼光,江塵當日在寶樹宗那天地震驚的天地異象,對孔雀大帝的心理沖擊很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他當年晉升大帝境界,也沒有引動那么夸張的天地異象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親眼見到江塵,在江塵身上看到的氣運,更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夸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天才,孔雀大帝不動心才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強行壓制自己感悟天道,沒有離開琉璃王城,等的就是一個擁有大氣運,大天賦的繼任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來,江塵是最合適的選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這些日子,一直都沒有放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和孔雀大帝也是十分投緣。只是,要他拜孔雀大帝為師,這一點,江塵還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畢竟,前世的記憶不可磨滅。在他前世的記憶中,可堪成為他老師的人,除了天帝父親外,江塵根本沒有作第二人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葉重樓也好,丹池宮主也好,江塵都將他們視為今生的忘年交,視為宗門長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卻從來沒有對他們執過弟子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晚輩那是按今生的輩分來算,以他今生的年齡和地位,的確是晚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,弟子的話,那就是涉及到師徒關系,是非常嚴肅的一種關系。江塵自然不愿意拜在一個世俗位面強者的門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畢竟,在這神淵大陸中,能夠在武道上指點他的人,絕對不可能存在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毫無疑問,孔雀大帝實力強橫,是他十倍百倍。至少目前為止,孔雀大帝要做他老師,絕對是有百里而無一害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且,在實戰中,孔雀大帝也可以傳承他不少東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,江塵心里那一關,還是過不了。總覺得要說到師徒關系,總是差那么一點點感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還好,自己有一個虛構出來的“老師”當擋箭牌,如此一來,拒絕孔雀大帝倒不會顯得太難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畢竟,他虛構的那個“老師”,聽起來,那是比孔雀大帝還神秘,甚至還更強大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強者對傳承都很看重,已經有了老師的天才,其他人自然就不能強行收徒了,不然的話,就是壞了武道規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一片丹心,小子十分感激。只是當初老師曾說過,他傳我十年技藝,足夠我受用一生。若是再有其他強者要收我為徒,卻絕對不能答應。否則就是亂了綱常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輕輕擺手,灑脫一笑:“正是這個道理。小友放心,別說你有一個可能比我更強大的師尊。就算你的老師僅僅是個元境強者,只要你自己不愿意,我亦不會強求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作為一方巨頭,這點胸襟還是有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,隨即孔雀大帝又是一笑:“不過,老夫這里倒是有一個想法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請說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與你一見如故,既然師徒緣分沒有,但未必就不能傳承給你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此話怎講?”江塵一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友,這里只有你我二人,老夫也不拐彎抹角。老夫門下親傳弟子有三個,擊斃一個后,還有兩個。他們都是超絕一時的天才。但是,在他們身上,到底還是缺少一些挑起大梁的氣質。這種氣質,只有你身上有。孔雀圣山的氣運,如果交給他們,時機還沒有成熟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晚一點再交給他們嘛。”江塵笑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恐怕是等不下去了。天道感應,錯過一次,錯過兩次,卻不能錯過三次。若再錯過,恐怕天道就將降下災罰。”孔雀大帝輕嘆一聲,“未來十年,老夫要么順應天道,煉化天位符詔,要么只能兵解,轉入輪回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十年?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聞言,面色一驚:“這么短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十年只是一個概述,但也差不多便是這個數。所以,老夫倒是好奇,你用了什么手段,卻幫蟠龍閥主壓制住了散功頹勢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事本來沒必要對外界說起,但是孔雀大帝明察秋毫,顯然也瞞不住他,當下只得實話實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也是你師尊教你的手段?”孔雀大帝聽完,輕嘆一聲,心中充滿了崇敬和佩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點點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松鶴丹,也是確有其事?”孔雀大帝忽然問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江塵點點頭:“松鶴丹確有其事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帝聞言,瞳孔也是微微一縮,繼而問道:“令師也傳了你松鶴丹的煉制方法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孔雀大帝面前,江塵也沒法否認,只得點點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說來,只要材料備齊,你也可以嘗試煉制松鶴丹?”孔雀大帝眼中精芒大動。

      http://www.0216526.com/books/2/2503/80187.html


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0216526.com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lvsetxt.com
   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询结果
    <div id="shygy"><s id="shygy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shygy"><ins id="shygy"></ins></li>
    <tr id="shygy"><video id="shygy"></video></tr>
    <dl id="shygy"></dl>
    <menuitem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menuitem>
    <sup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sup>
  • <div id="shygy"><s id="shygy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shygy"><ins id="shygy"></ins></li>
    <tr id="shygy"><video id="shygy"></video></tr>
    <dl id="shygy"></dl>
    <menuitem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menuitem>
    <sup id="shygy"><bdo id="shygy"></bdo></sup>
  • 免费棋牌类游戏大厅 时时彩app哪个好用 重庆秒速时时 快乐时时官网 江西时时11先五 中福在线投注卡是什么 赛车pk官方网 极速时时计划软件 山东扑克三中奖技巧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app